<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語言學
      事件語義與語用標記詞匯化的跨語言考察
      2020年01月16日 09:39 來源:《外語與外語教學》2018年第6期 作者:孔蕾 文秋芳 秦洪武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本研究以隱含事件的語用標記為切入點,對比分析它們在英、漢等八種語言中的共時詞匯化差異,在此基礎上探討影響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因素。研究發現,形態豐富的語言中語用標記詞匯化程度較高,而形態缺乏的語言中語用標記的詞匯化程度相對較低。這說明,形態特征是影響語用標記詞匯化的重要因素;語言越是缺少形態手段,越難以實現語用標記的詞匯化。研究同時指出,形態手段雖然重要,但不是促成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充分條件;影響語用標記詞匯化的還有與語言庫藏特征相關的原因以及語用、語言演化方面的因素。

        關 鍵 詞:語用標記;詞匯化;事件語義

        作者簡介:孔蕾,秦洪武,曲阜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文秋芳,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外語教育與研究中心。

        基金項目: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基于事件語義的語用標記詞匯化跨語言對比研究”(項目編號:17BYY038)的階段性成果。

       

          1.引言

        語用標記是語言里十分活躍的部分。從語用角度看,它們屬于命題內容之外的主觀性表達,如在“Frankly,that's a very good point”中,frankly作用于that's a very good point,標記說話者的言說態度。從語義角度看,frankly是一種事件語義不充分賦值現象,因為明示言說態度本身就是事件,是一種言說行為,充分賦值的事件為“I tell you frankly that…”(參看Ernst,2004:69-70)。英語可以將這一事件交由一個副詞承擔(詞匯化),而漢語一般需借助“言說動詞+NP”(如說實話)或“ADV+言說動詞”(如坦白講)這類短語來表達(組合性)。而且,上述差異還大量存在于英漢語用標記中,其系統性值得研究。

        長期以來,我們關注語用標記的分類和用法,但尚未注意到一些語用標記實際上有事件來源,也忽視了語用標記編碼的多樣性和跨語言差異,而這兩方面結合恰能反映不同語言編碼事件語義的方式,這對語言對比分析和類型學研究也有重要參考價值。因此,本研究以隱含事件①的語用標記為切入點,對比不同語言編碼此類標記的方式,分析編碼差異的原因。

        2.詞匯化及相關研究

        世界語言豐富多樣,相同的意義在不同語言中有不同表達方式。一種語言中詞匯化了的意義在另一語言中可能需要用詞組或其他組合形式表達出來(Nirenburg&Levin,1992)。之所以存在這樣的編碼差異,與概念的詞匯化方式有重要關系(秦洪武王克非,2010)。本研究中的詞匯化指共時層面的詞匯化,即用詞表達一個概念(Brinton&Traugott,2005:18)。比如,英語kill表達的是“CAUSE BECOME NOT ALIVE”這一概念結構(McCawley 1968),融合了“動作”和“結果”兩個語義成分。

        長期以來,共時詞匯化研究關注較多的是命題內謂詞的詞匯化模式,比如運動事件詞匯化模式(Talmy,1985,2000;Slobin,2004,2006;闞哲華,2010;李福印,2015;朱韶鼎李恒,2016),以及與之相關的英漢對比研究(李雪白解紅,2009;秦洪武 王克非,2010)。還有研究探討其它類動詞,如“致使事件(causative event)”的詞匯化模式(嚴辰松,2005;杜靜李福印,2016)和“看”類動詞的詞匯化模式(王文斌周慈波,2004)。這些研究為我們進一步分析英、漢語詞匯化模式提供了研究基礎。但是,能夠表達事件語義的不僅有命題內部的謂詞;一些句外附加成分,如語用標記,也具有事件性,且更為復雜,同樣能體現語言的共性和個性特征。遺憾的是,這類兼顧語用功能和句法特征的語言編碼現象尚未得到充分關注,亟待做出系統的描述和分析。

        3.研究對象、對比基礎、語料來源

        3.1 研究對象

        本研究按照語用標記的功能及其隱含的事件語義,同時參照Fraser(1996)的分類,選擇并觀察以下3類常見語用標記進行研究。

        (1)言說方式標記(manner of speaking markers):表達言者在說出命題信息內容時采用的言說方式或態度,如briefly、frankly。

        (2)評價標記(assessment markers),表達言者對命題內容的評價,如amazingly、luckily。

        (3)信源標記(hearsay markers):表明對命題信息來源的交代,如It is reported…

        這些標記使用頻繁,在大多數語言中都存在。研究將以英漢對比為主,兼看其它六種語言的數據,分析不同語言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差異,探討差異的原因。

        3.2 對比基礎

        本研究選取的語用標記都含有事件信息。語用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信息是各語言共享的,因此可以作為跨語言對比的基礎。如上文提到frankly標記說話者的言說態度,是一個標記言說態度的行為。這類標記的事件語義信息及其與句子成分間的邏輯關系可以通過邏輯式表達出來,如(la)可以表達為(1b)。

        (1)a.Frankly,[ is a dangerous game].

        b.②(邏輯式借鑒Ernst,2004:72)

        (1b)中的“FRANK(e*,I)”明確說明,施事(I)在說出命題時的態度是FRANK(坦率),即I say [ is a dangerous game],and I am frank when I say this。另外,言說態度標記作用于命題(P),這種邏輯語義關系是跨語言的。基于事件語義的對比平臺,我們可以觀察相同的語義關系在不同語言中的編碼方式。不僅如此,事件語義方法還可進一步分析語用標記的事件結構。基于對語用標記事件結構的分析,可進一步觀察不同語言融合事件語義成分的方式,進而找到跨語言編碼差異的原因。

        3.3 語料來源

        本研究的對比分為兩部分:英漢語對比和其它6種語言數據的輔證。英漢語料主要來自英漢平行語料庫ECPC③、英語本族語語料庫BNC和漢語本族語語料庫CCL中的現代漢語子庫。其它6種語言數據主要通過問卷獲得。調查對象為各語種的專業教師和高水平語言學習者。每個語種都由2-3名專業教師(外教+中國教師)和5-10名高水平語言學習者組成(學習者均為國內外國語大學的本科高年級學生,均有海外學習該語言的經歷)。語料的正確性經過了專業教師和本族語者的確認。

        英漢對比的思路是:基于對語用標記事件語義的分析,先從英漢平行語料中觀察兩種語言的表達方法;然后基于英、漢本族語語料庫的檢索,從更大范圍的語言數據中觀察、歸納英漢語的表達形式。由于語用標記句法位置靈活,形式多樣,本研究只依據其典型句法位置即句首位置,實施檢索(Urgelles-Coll,2010:24)。其他位置上的標記出現頻次相對較低,故暫未納入考察范圍。語用標記的典型位置是句首,長度通常在1-5詞,檢索時,使用正則表達式提取句首1-5詞。英語在BNC語料庫中使用正則表達式“>(\b\s+/\S+\b\s){1,5},/PUN”,漢語在CCL中使用公式“。$,”。然后對檢索結果進行篩選、分類,得到三類語用標記的主要表達形式(附錄1-3由于篇幅所限,附錄表格(6個)未刊出,讀者可與作者聯系索取)。需要說明的是,漢語中一些表達言說方式和評價的語用標記較長(主要形式為“……說”、“……的是”),檢索時把這兩類標記擴大為1-8字。

        4.各類語用標記的事件語義及其在英漢語中的編碼

        本節首先描述各類語用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信息,然后考察相同的事件語義在英漢語中的實現方式。

        4.1 言說方式標記

        4.1.1 言說方式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

        言說方式標記表達的是言者在說出命題(P)時的態度或方式,隱含言說事件。比如在例(1)中,frankly表達的是I tell you frankly that P這一言說事件,是說話者明示自己在傳遞信息時的態度。說話者也可以要求別人傳遞信息時表現出某種態度,這時就有不同的概念語義表達,這種邏輯關系表達為(2a),英語可以實現為(2b)。

         

        進一步說,(2)a表示說話者要求聽話者要誠實告知信息,是祈使(IMP)事件(E’),即我要你做一件事(E),這件事是你(agent)要傳遞一則信息(*E),即你要針對疑問命題(P)進行回答,且你在回答時要誠實(HONEST),即You tell me[[,P]who would do such a thing],and you should be honest when you say this。

        根據例(1)和例(2),我們把言說方式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概括為兩類:

        (Ⅰ)與陳述命題組合時,表達言者“提供信息”的言說事件(如Honestly,I didn’t think it was making a big difference.)。此時,I say ADV that(P)中的ADV指向言者和言說事件,即I'm ADJ when I tell you(P),表達式為

        (Ⅱ)與疑問命題④組合時,表達“索取信息”的言說事件,即言者要求聽者在提供信息時表現出某種態度(如Seriously,what do you mean by that?);此時You tell me ADV that(P)中的ADV指向提供信息方(言說事件中的言者you),即You should be ADJ when you tell me(P),表達式為

        4.1.2 言說方式標記在英漢語中的編碼方式

        我們需要考察的是(Ⅰ)和(Ⅱ)兩類邏輯表達式中斜體部分的編碼,即ADJ(e*,Ⅰ)和ADJ(e*,you)分別在英漢語中的編碼方式。我們首先從具有翻譯對等關系的平行語料中了解英漢語中的言說方式標記(例3)。

         

        以上例子顯示,英語中有詞匯式的言說方式標記,這些詞匯在漢語中對應的都是組合式表達,如老實說(副詞+動詞)、簡言之(副詞+動詞+代詞)。漢語似乎很難用一個詞來承擔言說方式標記功能。英、漢本族語語料庫數據也說明了同樣的現象。

        BNC語料檢索顯示(因篇幅所限,請聯系作者),在表達第一類言說事件中的ADJ(e*,Ⅰ)這一概念關系時,英語常用的表達方式有如下幾種:1)小句式表達(如Ⅰwill tell you honestly/frankly/candidly;I have to be flank/blunt/honest with you;If I may be flank/blunt/honest);2)不定式短語to be ADJ(如to be honest/frank/blunt;to put it frankly;to speak frankly);3)分詞短語ADV+speaking(如honestly/frankly/seriously speaking)或分詞+ADV(如putting it frankly);4)介詞短語in all N(如in all honesty、in all seriousness);5)副詞(如honestly、frankly、seriously、bluntly、confidentially)等。

        漢語多為組合形式:1)“言說動詞+NP”(如說實話、說真的、說正經的);2)“ADV+言說動詞”(老實說、坦白講);3)“言說動詞+ADV”(說白了、說穿了);4)成語性表達(如實話實說、平心而論⑤);5)小句式表達(我跟你說實話、我跟你直接說吧)。總的來看,漢語中表達()這類事件語義的詞匯手段不太多。

        在編碼中的IMP[ADJ(e*,you)]這一概念關系時(言者索取信息的言說事件),英語可使用:1)副詞(honestly,frankly,seriously);2)小句式表達(Tell me honestly/frankly/seriously,I want you to be honest/frank/serious with me);3)分詞短語(honestly/frankly/seriously speaking,putting it frankly);4)介詞短語in all N(in all honesty)。漢語同樣多為組合形式:1)“言說動詞+NP”(說實話、說老實話、說正經的);2)“ADV+言說動詞”(老實說、坦白講);3)“ADJ+點”(老實點/正經點⑥);4)小句式表達(你跟我說實話、你別瞞我)。同樣,漢語中可編碼IMP[ADJ(e*,you)]的詞匯手段闕如。

        就目前觀察到的語料來看,漢語言說方式標記主要是組合式或小句式表達,多數表達含有言說動詞“說”、“講”、“告訴”等;英語具備較豐富的言說方式副詞,這些副詞在表層看不到“言說”概念被編碼的痕跡。這一差異具有一定的系統性,原因將在第6節討論。

        4.2 評價標記

        4.2.1 評價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

        評價標記是說話者對某一命題(通常為事實Fact)所表達的事件或情狀的評價,如strangely 、surprisingly、unfortunately等。這類副詞通常可轉換為It is adj.that P結構,表達的語義為The speaker evaluates that P as ADJ,表達式為。比如,(4a)中的邏輯關系可以實現為(4b)或(4c)。

         

        (4a)可讀為:有一個SIMPLIFY事件(E),事件的施事(agent)是someone,客體(theme)是matter;這個事件構成一個命題(P),說話者認為(P)是FORTUNATE。

        評價標記種類豐富,為便于對比分析,需進一步描述各類評價標記的事件語義信息。根據常見的評價類概念語義,本文將評價概念分為以下四個主要類型:一般心理感受類、心理變化類、認識類和定性類(孔蕾文秋芳,2015)。一般心理感受類評價概念表達說話者的一般情緒和心理感受,如可惜、奇怪,不強調心理狀態的明顯改變;心理變化類評價概念強調外部因素對心理狀態的影響,常伴隨心理狀態的明顯改變,如震驚、尷尬等,表達的是“x causes y to become state”心理變化類事件(如surprisingly表達的P causes the speaker to become surprised這一事件);認識類評價強調言者對命題進行評價時付出的認知努力,如認為命題是可以理解的、難以想象的,表達的是“x is able to v.y”這類具有認識性質的事件(如understandable表達的是the speaker is able to understand P事件);定性類評價概念表達言者對命題性質的界定,如認為其是矛盾的、重要的、諷刺的,表達的是“x is of the nature of…”這類定性事件(如ironically表達的是P is of the nature of irony事件)。這些評價標記本身表達不同的事件語義信息,在英漢語中的編碼方式也不同。

        4.2.2 評價標記在英漢語中的編碼方式

        ECPC平行語料顯示,以上四類評價標記,英語都有詞匯形式;漢語對應表達中僅(5a)是詞匯,其他標記在漢語中對應的都是組合式表達。

         

        以上四組例子分別代表了一般心理感受、心理變化、認識、定性四類評價標記。下面,我們在英漢本族語語料庫中做進一步檢索,系統考察英漢語評價標記編碼方式的異同。我們的發現具體如下。

        一般心理感受類:英漢語在這類評價概念的編碼方式上表現出一些共性,即都可以使用詞匯或組合手段。英語常見的詞匯表達有luckily,fortunately,漢語有多虧、幸好等;英語常用的組合式結構為It is adj.that...,漢語常用的組合形式為(令人感到)……的是……(附錄,請聯系作者)。

        心理變化類:這類評價概念在英漢語中呈現出較大差異。英語可以使用組合式表達(常用的結構是It is+adj.that…/To one's+n,…),還可以使用較豐富的詞匯手段,如interestingly,amazingly,strikingly(另根據在COCA中的統計結果,這類評價副詞有38個)。漢語一般使用“(令人)……的是”結構,但詞匯手段闕如(詳見附錄,請聯系作者)。

        認識類和定性類:與心理影響類相似,認識類和定性類標記的形式在英漢語中也有很大差異。英語除了組合式表達(It is adj.that...),也有不少的詞匯標記,如understandably,inexplicably,ironically等;漢語多用組合式表達,如“(可以)……的是”、“(具有)……的是”,但詞匯手段闕如(詳見附錄,請聯系作者)。

        總的來說,漢語僅“一般心理感受類”標記有詞匯表達。英語各類評價標記既有組合式表達,又有較豐富的詞匯。原因見第6節的討論。

        4.3 信源標記

        4.3.1 信源標記表達的事件語義

        “信源”標記關注信息來源,言者使用這類標記對命題信息的來源加以說明。借鑒Aikhenvald(2004)的分類,本文將信源分為感知類信源(sensory evidence)和報告類信源(reported evidence)兩類。感知性信源是指通過視覺、聽覺、味覺、嗅覺、觸覺等獲得直接信息(如it appears、看上去);報告性信源是指引述或轉述相關說法或報道信息(如it is claimed that、reportedly、據說、據報道)。信源標記與命題間的邏輯關系是:一個命題(P)表達事件(E),該命題包含的事件有信息來源(V陳述P的來源,ED為信源標記),邏輯式為:。如(6a)可以實現為(6b)或(6c)。

         

        (6a)解讀為:有“CONTINUE”這么一個事件(E),事件的客體(Theme)是the police questioning,這個事件構成一個命題(P),該命題信息的來源為

        4.3.2 英漢語中的信源標記

        平行語料顯示,英漢語信源標記有相似之處,如(7a)都使用詞匯形式;但也有差異,(7b)中,英語詞匯reportedly在漢語中的對應表達是組合形式。

         

        進一步檢索本族語庫,我們得到更系統的數據(數據請聯系作者)。數據顯示,英漢感知類信源標記在形式上表現出一些共性,都可以使用詞匯或組合手段。需要說明的是,英、漢語典型的感知類信源標記形式都是組合式(如I think/feel/heard/noticed;…我看到/聽到注意到等);詞匯手段雖存在,但語義都已相當虛化(如apparently、obviously、顯然、貌似等),已近似于情態表達。

        在報告類信源標記上,英漢語表現出系統性差異。英語可將這部分語義編碼在獨立的副詞中,或者是功能相同的“It is V-ed that P”或“According to/Based on N/NP,(P)”結構中。漢語多使用組合式表達,詞匯手段較少,目前僅發現幾個表達“聽說”義的標記,如聽聞、耳聞、風聞、聽說。還有一些詞匯化程度較高的表達,如“據說、據聞、據悉、據傳”,但表示信源的標記“據”依然存在。英語reportedly、supposedly、allegedly等副詞在表層看不出信源概念被編碼的痕跡。具體分析見第6節。

        4.4 小結

        上文分析表明,英漢語在三類語用標記上的詞匯化程度存在差異,總結如下頁表1。英語三類語用標記的詞匯化程度總體高于漢語。除感知類信源標記,英語在其它各類語用標記上都有典型的詞匯式表達;漢語僅在心理感受類評價標記上有較豐富的詞匯,在言說方式標記、大部分評價標記和報告類信源標記上的詞匯化程度均低于同類的英語。

         

        英漢語用標記在詞匯化程度上存在系統性編碼差異,原因是什么?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一下這些語用標記在其他語言中的編碼方式。

        5.其他語言中的三類標記

        在英漢對比基礎上,研究又考察了另外六種語言的三類標記(詳見附錄,請聯系作者)。考慮到形態特征和語系因素,研究選擇了俄語、德語、法語、泰語、越南語、緬甸語。俄語、德語、法語都屬于形態豐富的印歐語,泰語、越南語、緬甸語是形態不豐富的語言,其中泰語、緬甸語屬漢藏語系,越南語屬南亞語系。本節簡要描述三類語用概念在這些語言中的編碼方式。

        5.1 言說方式標記在多語言中的編碼

         

        總體看來,不具備形態手段的泰語、越南語和緬甸語中的言說方式標記的詞匯化程度普遍較低。但在形態豐富的語言中,言說方式標記的詞匯化程度也存在差異,俄語、德語的詞匯化低于法語。

        5.2 評價標記在多語言中的編碼

        在四類評價概念上,泰語、越南語和緬甸語的詞匯化程度都很低;俄語、德語、法語在不同評價概念上的詞匯化程度不同。

        總體上看,在“心理感受”類評價概念上,俄語、德語和法語的詞匯化程度差別不大,均有比較豐富的詞匯;但在“心理變化”、“認識”和“定性”三類評價概念上,三種語言顯示出差異。德語詞匯化程度最低,在三類評價概念上均缺少詞匯化程度高的表達;俄語詞匯化程度最高,在三類評價概念上均有詞匯式表達;法語在“心理影響”和“定性”類概念上的詞匯手段多于在“認識”類上的詞匯手段。需要說明的是,俄語詞匯表達與英語不太一樣,俄語一般是作為主從復合句的主句出現,一個詞相當于一個句子。

        5.3 信源標記在多語言中的編碼

        在感知類信源標記上,俄語、德語和法語有較為一致的表現,都有詞匯手段。但這些詞匯大都語義虛化,因而,更典型更明確的感知信源標記是組合式。在報告類信息來源標記上,俄語、德語和法語也都有詞匯化的表達,但詞匯豐富程度不同。相對而言,俄語和德語的詞匯手段較豐富,法語詞匯相對欠缺。

         

        5.4 多語言中各類語用標記的詞匯化

        我們把各語言語用標記的詞匯化程度進行歸納,得到表2的數據。表2顯示,泰語、越南語、緬甸語在大多數語用標記概念上均缺少詞匯式表達手段。俄語、德語、法語的大多數語用標記都有詞匯式表達;總體而言,俄語、德語、法語在三類語用標記上的詞匯化程度高于泰語、越南語、緬甸語。這一發現與英漢語差異基本一致。

         

        6.語用標記編碼差異的解釋

        6.1 形態因素

        英漢對比分析及多語言對比數據顯示,形態豐富的語言語用標記詞匯化程度總體高于形態不豐富的語言。這一定程度上說明,語用標記詞匯化與語言的形態特征密切相關。進一步說,形態特征不同,語言使用詞匯編碼事件語義的能力不同。下面我們從語言編碼事件語義的手段和方式上對語言間表層編碼差異的原因做出解釋。

        在Surprisingly,[ is running as fast as the bus]這句話中,surprisingly表達的是對命題(P)的評價,即P is surprising。隱含“x causes y to become surprised”這一心理影響類事件。這類事件在英語中大多可編碼為單個副詞(當然也可編碼為短語和小句),而漢語很難找到詞匯手段表達這一事件語義信息,往往需借助組合式表達,如“令人吃驚的是”。下面我們具體分析事件中的事件語義成分,觀察英漢語編碼這些事件語義成分的方式。

        上面提到的“x causes y to become surprised”事件,是由表達致使和表達結果的兩個子事件組成,包含的事件語義成分可分解為:刺激物(X)、感知者(Y),謂詞1(CAUSE)、謂詞2(BE SURPRISED)。刺激物(X)語義上實際是指命題P,感知者(Y)實指言者,即P(x)causes the speaker(y)to become surprised。

        英語可將這些事件語義成分詞匯化到一個副詞surprisingly中,是因為具備形態段(-ing,-ly)。借助此類手段,在最具認知突顯性的動詞詞根上(如surprise)附加更多概念和語法意義,把復雜的事件概念融合在一個詞匯中。如謂詞(BE SURPRISED)在表層編碼為surprise,謂詞(CAUSE)在表層實現為-ing,然后通過添加后綴-ly,將surprising轉換成意義和功能更豐富的副詞。在這一過程中,事件中的一些概念成分(刺激物和感知者)變成缺省信息,無需在語言表層賦值。這樣,被編碼到surprisingly時,表層可以看到的只有謂詞(BE SURPRISED)和謂詞(CAUSE,表層實現為-ing)。

        漢語缺乏形態手段,編碼相同的事件信息時,借助的是組合形式。如“令人吃驚的是”是將各語義成分分解在語言表層進行編碼,謂詞(CAUSE)編碼為“令”、(感知者Y)編碼為“人”、謂詞(BE SURPRISED)編碼為“吃驚”,組成“令人吃驚”,然后與“的”組合,構成名詞短語“令人吃驚的”,指代后面的命題,然后用“是”將有共指關系的名詞短語與命題連接(參見孔蕾文秋芳,2015)。漢語的編碼方式更接近于英語“What is surprising is that P”這一表達,標記與命題間的共指關系在語言表層有明顯體現。

        同樣,認識類評價強調言者對命題評價時付出的認知努力,一般涉及具有認識義的動詞,如understand、believe、conceive,“理解”、“相信”、“想象”。英語中常見的認識類表達一般是由以上動詞詞根與表示認識情態的后綴-able組合而成的形容詞結構,如it is understandable/conceivable that...;或在形容詞后添加副詞后綴-ly組合而成的副詞形式,如understandably、conceivably等;在編碼“x is(not)able to v.y”這類具有認識性質的事件時,英語可以借助形態手段-able,-1y,把更多的概念和語法信息添加到意義突顯的動詞上,把它轉換成具有豐富事件意義的副詞。在這個概念融合的過程中,施事、客體變成了缺省信息,無需在語言表層賦值;表層可見的概念成分有謂詞(如understand)和情態算子(表層實現為able)。漢語沒有形態手段,常使用組合式表達,將各語義要素組合起來表達,如“可以理解的是、可以想象的是”等。同樣的解釋也適用于報告類言據標記等標記類別,更詳細的討論可參考孔蕾(2014;2016)。

        可以看出,英漢語編碼事件語義的方式不同。英語借助詞綴將豐富的事件語義信息融合到一個詞匯中,漢語將各語義成分分開編碼。編碼方式不同,是因為英漢語具備的形態手段不同。這說明,形態手段是影響英漢語語用標記詞匯化的一個重要因素。

        但我們也注意到,雖然形態豐富的語言在語用標記上的詞匯化程度總體相對較高,但其內部卻存在差異。同屬印歐語的俄語、德語、法語、英語,均為形態標記豐富的語言,但相比之下,英語的形態標記在這四種語言中最不復雜,而英語的語用標記詞匯化卻反而更明顯(11)。這些差異說明,形態手段只是為語用標記的詞匯化提供了可能,是促成英語、法語、俄語、德語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必要條件,并非充分條件。形態因素之外,定有其他因素影響語用標記的詞匯化。下節將做出進一步分析。

        6.2 其他因素

        概念的詞匯化雖然在形態豐富的語言中可能性更高,但要將這種可能性變為現實,除了形態因素,還需要其他因素的作用。

        從語言內部來看,語言中的顯赫范疇可能會影響該語言的編碼方式。就漢語而言,動詞是漢語的顯赫性詞類范疇,在句法上更加活躍(劉丹青,2010;2012)。本研究同樣發現,在隱含事件的語用標記中,漢語動詞的使用很突出,這使得漢語中含有動詞的短語性標記成為主要標記形式。這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漢語標記的詞匯化。而英語不同,一方面,其動詞的地位不如漢語顯赫;另一方面,形態手段使英語有能力通過添加詞綴的方式將復雜的事件語義信息編碼到一個詞匯中,促成一些標記的詞匯化。當這些詞匯式的標記被廣泛使用,隨之會帶動一批具有相似構詞法的單詞具有趨同化的句法表現(置于句中凸顯位置,表達某種語用功能),進而加速其語用化進程。在這種語言內因和外因的作用下,英語逐漸發展出了豐富的詞匯式的語用標記。

        另外,現代漢語語用標記的分析性特征與古漢語的影響也有一定關系。從元朝盧以緯編著的《助語辭》(12)列出的古漢語助語詞來看,古漢語助語詞的語義大都比較虛靈,如“幸、嗟夫、嗚呼”表達的多為僥幸、意外、感嘆等語義虛靈的情感。受古漢語助語詞這一特征的影響,現代漢語的詞匯式語用標記的語義也都比較虛靈。當表達事件語義較復雜的語用概念時,漢語單個詞語往往難以勝任,必須依靠分析性表征方式。

        看來,除了形態因素,語言本身的庫藏特征、語用因素、語言演化等因素也會一起作用于語用標記的詞匯化。但各因素對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影響方式和影響程度還有待進一步探索。

        本文所做的對比分析表明,一些語用標記隱含事件語義,以什么方式編碼這些事件信息,語言之間存在差異。對比分析語用標記在多語言中的編碼,會發現語用標記的詞匯化與語言的形態特征密切相關。語言越是缺少形態變化,就越難在語用化或語法化過程中使用詞匯編碼豐富的事件語義信息。但需指出,形態手段只是為概念的詞匯化提供了可能,是促成語用標記詞匯化的必要條件,并非充分條件。影響語用標記詞匯化的還可能有與語言庫藏特征相關的原因以及語用、語言演化等方面的因素。當然,本研究的結論是在目前觀察范圍內得出的,在更大范圍是否成立有待進一步驗證。

        ①所謂“隱含事件”,是指這些語用標記表達的事件信息在語言表層未充分賦值,尚處隱性狀態,需要通過充分賦值才能得到一個事件的解讀。

        ②(1b)解讀為:一個言說(*E)事件(E),言說(*E)的施事(agent)是Ⅰ,言說(*E)的對象是命題(P)football is a dangerous game;施事(Ⅰ)在說出命題時的態度是FRANK(坦率)。

        ③ECPC(English-Chinese Parallel Corpus)是由曲阜師范大學秦洪武教授建設,英—漢翻譯庫的庫容為:英語(詞)8488695、漢語(字)16033765;漢—英翻譯庫庫容為:英語1755671(詞)、漢語(字):2456079。

        ④Mulligan(1852:316)將這樣的句子稱為疑問命題(interrogative proposition)。

        ⑤“實話實說、平心而論”是成語。本文認為成語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詞。

        ⑥根據本族語者的語感判斷,“形容詞+點”可以構成言說行為表達。但語料顯示,這類表達罕用。在CCL中,未找到“老實點”、“嚴肅點”作為語用標記使用的情況,而“正經點”僅使用1次。

        ⑦“dass”是導句詞,后面接從句,相當于英語“that”。

         

        (11)之所以存在這樣的差異,與英語語用標記的歷時演化相關。有研究顯示,大量的英語句首狀語經歷了副詞化(adverbialization)過程(Swan,1997),其中的相當一部分副詞與表達言者主觀態度的It is ADJECTIVE that結構有關(e.g.It is probable/surprising/fortunate that...>probably/surprisingly/fortunately)(Swan&Breivik,2011);而Brinton(2017)的研究證明,英語中有大量的-ly副詞語用標記經歷了(verb)>adjective>disjunct adverbial這一演化過程。這種演化在英語中大規模發生,受語言經濟性原則、語言使用等多種因素影響。但是,目前尚無證據說明相似的演化也系統性地發生于俄、德、法等語言中。這也許表明,語用標記詞匯化與特定語言詞匯中的某種形態演化結果密切關聯。

        (12)《助語辭》是我們目前所能見到的最早論述文言虛詞的專著(王克仲,1988)。

        原文參考文獻:

        [1]Aikhenvald,A.2004.Evidentiality[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Brinton,L.& E.Traugott.2005.Lexicalization and Language Change[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Brinton,L 2017.The Evolution of Pragmatic Markers in English:Pathways of Change[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Ernst,T.2004.The Syntax of Adjunct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5]Fraser,B.1996.Pragmatic markers[J].Pragmatics,(6):167-190.

        [6]McCawley,J.1968.Lexical insertion in a transformational grammar without deep structure[A].In J.Bill,C.Darden,N.Bailey & A.Davison(eds.).Papers from the Fourth Regional Meeting,Chicago Linguistic Society[C].Chicago:Chicago Linguistic Society.

        [7]Mulligan.J.1852.Exposition of the Grammatical Structure of the English Language[M].New York:D.Appleton & Company.

        [8]Nirenburg,S.& L.Levin.1992.Syntax-driven and ontology-driven lexical semantics[A].In J.Pustejovsky and S.Bergler(eds.).Lexical Semantics and Knowledge Representation[C].Berlin:Springer-Verlag.

        [9]Slobin,D.2004.The many ways to search for a frog:Linguistic typology and the expression of motion events[A].in S.Stromqvist &L.Verhoeven(eds.).Relating Events in Narrative:Typological and Contextual Perspectives[C].Mahwah: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10]Slobin,D.2006.What makes manner of motion salient? Exploration in linguistic typology,discourse,and cognition[A].In M.Hickmann & S.Robert(eds.).Space in Languages:Linguistic Systems and Cognitive Categories[C].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11]Swan,T.1997.From manner to subject modification:Adverbialization in English[J].Nordic Journal of Linguistics,(20):179-195.

        [12]Swan T.& L.Breivik.2011.English sentence adverbials in a discourse and cognitive perspective[J].English Studies,(6):679-692.

        [13]Talmy,L.1985.Lexicalization patterns:Semantic structure in lexical forms[A].in T.Shopen(ed.).Language Typology and Semantic Description Ⅲ:Grammatical Categories and the Lexicon[C].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4]Talmy,L.2000.Toward a Cognitive Semantics(Vol.2)[M].Cambridge:MIT Press.

        [15]Urgelles-Coll,M.2010.The Syntax and Semantics of Discourse Markers:Continuum Studies in Theoretical Linguistics[M].London:Continuum.

        [16]杜靜李福印.2016.存在性狀態變化事件的詞匯化模式[J].外語教學,(1):15-19.

        [17]闞哲華.2010.漢語位移事件詞匯化的語言類型探究[J].當代語言學,(2):126-135.

        [18]孔蕾.2014.英漢“言者導向語”對比研究[J].外語教學與研究,(2):190-201.

        [19]孔蕾.2016.英漢“言據標記”詞匯化對比研究:事件語義視角[J].西安外國語大學學報,(4):7-11.

        [20]孔蕾文秋芳.2015.基于事件語義的英漢評價標記對比研究[J].現代外語,(5):604-614.

        [21]李福印.2015.靜態事件的詞匯化模式[J].外語學刊,(1):38-43.

        [22]李雪白解紅.2009.英漢移動動詞的對比研究——移動事件的詞匯化模式[J].外語與外語教學,(4):6-10.

        [23]劉丹青.2010.漢語是一種動詞型語言——試說動詞型語言和名詞型語言的類型差異[J].世界漢語教學,(1):3-17.

        [24]劉丹青.2012.漢語的若干顯赫范疇:語言庫藏類型學視角[J].世界漢語教學,(3):291-305.

        [25]秦洪武王克非.2010.論元實現的詞匯化解釋:英漢語中的位移動詞[J].當代語言學,(2):115-125.

        [26]王克仲(集注).1988.盧以緯.助語辭集注[M].北京:中華書局.

        [27]王文斌周慈波.2004.英漢“看”類動詞的語義及詞化對比分析[J].外語教學與研究,(6):412-419.

        [28]嚴辰松.2005.英漢語表達“實現”意義的詞匯化模式[J].外國語,(1):23-19.

        

      作者簡介

      姓名:孔蕾 文秋芳 秦洪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