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藝術學 >> 當代藝術
      傳統畫意攝影應與當代視野互動
      2020年01月19日 13:4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姜緯 字號

      內容摘要:傳統和經典的歷久彌新,取決于重新開啟的歷史語境,我們對線性史觀和自然之道的反思,展現的是人與世界相互關聯的具體性。具體而言,畫意攝影固有之精神,主要有兩方面。一是美學。無論何時何地,一旦離開了美學思維,人們將很難找到更好的出路。審美蘊蓄著自由和創造,其強烈持久的內趨動因的作用與滲透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傳統和經典的歷久彌新,取決于重新開啟的歷史語境,我們對線性史觀和自然之道的反思,展現的是人與世界相互關聯的具體性。新畫意之“新”,就是要探討“畫意攝影”所提供的美學和表達方式,能否演繹與衍化出新的境界,對我們當下洶涌而至的感官體驗進行有效地整理和構建。也就是說,新畫意之“新”,在于傳統畫意攝影要經過“轉化”,合理改造其內在語法,使得它向復雜的當代生活完全開放。這當然不是易事,但很值得我們去努力追索。

        具體而言,畫意攝影固有之精神,主要有兩方面。

        一是美學。無論何時何地,一旦離開了美學思維,人們將很難找到更好的出路。審美蘊蓄著自由和創造,其強烈持久的內趨動因的作用與滲透,使得審美成為理性與感性的交叉點和結合點,并承擔起與社會存在不斷加劇的異化現象相對立的職責,就如同哲學家理查德·舒斯特曼在《生活即審美》中深刻指出的:“在一個其他各個方面都是冷冰冰的物質主義和法則規定的世界里,審美成了一個自由、美和理想意義的孤島,它不但是最高愉快的唯一所在,也是精神皈依和超越的一種方式。”因此,畫意攝影的美學訴求是否完全時過境遷,我看未必。

        二是借鑒。一部攝影史,從不乏有志者把攝影作為獨立的視覺藝術加以看待和實踐,對此我非常贊同。但同時,一部攝影史,也是不斷借鑒、不斷學習從而不斷發展壯大的進程。攝影的歷史短短兩百年不到,并不足以向時間攫取更高、更多的價值來供我們用度,故而,它有繼續創造的動因。換個視角看,方興未艾的當代藝術,博采眾長,跨越邊界,攝影在其中風生水起,而攝影本身,更沒有理由畫地為牢。所謂繼續創造,至少一部分表達方法有賴于此。

        畫意攝影固有的精神,是我們要發揚光大的。值得注意的是,說到畫意攝影,大可不必拘泥一時、一地、一人、一招、一式,相較于攝影家郎靜山的年代,現如今資訊發達繁盛,眼界闊大,能利用的古今中外資源豐富多樣,觸類旁通,舉一反三,已是事實而不是愿望。美學的借鑒,不能僵硬,其外延和內涵,均應擴展、周轉、延伸,甚至脫胎換骨,我們要保持開放的態度。

        我欣喜地看到,一些有想法的攝影師,已經在實踐方面走出了值得鼓勵和贊賞的堅實步伐。畫意攝影在數字化、互聯網新時代的演繹與衍化,歸根結底,是考驗、檢視攝影師如何把重點放在對周遭景致的觀看理念上。被考驗、檢視的不僅關乎景致,更是我們的身心觸動和感受。攝影師既是觀察者,也是被觀察者;既是影像的主體,同時又是客體。

        我們樂見攝影師扭轉固有的影像風格,不單關注拍攝題材,也留意題材究竟以怎樣的方法來呈現:或者,日復一日行走四方,追尋影像的成果,經由反復的觀察和考量,使作品成為關于文化的視覺評論,而非只是描述一種單獨的特殊狀態;又或者,嘗試從復雜的景致里提煉純粹的經驗,以審慎但又直覺的表達來作出回應,引發觀眾內在的聯想與對話。

        即便他們的作品里有云煙、有林泉、有幽谷、有遠山、有湖光帆影,其實也是被當下的價值重估和身心思索所驅使甚至支配的。新畫意之“新”,也是在提醒我們,應當看到表象背后的重心,即如何理解、勘察歷史洪流中人的自然屬性和文化屬性,如何保持對當下生活的情感和警覺,同時又能通過照相機使這樣的生活獲得妥帖的形式感,進而重新使攝影的敘事觀念成為一個議題。

        在巨變時代,多數現成的模式已然或正在失效,既往的理念和經驗正在接受檢討,這是探究歷史的必要性,也可以說,這種探究就是在理解和造就我們自己。不論傳統和歷史多么重要,都不可能永久地套在它們的軀殼里面凝固不動。

        傳統和歷史是一個早先存在的規定,但在如今探討新畫意之“新”,我認為,傳統和歷史是活的,始終存在諸多變數。如果沒有引入共時的橫向坐標,歷時的縱向坐標遠遠不夠。傳統和歷史將與當下多元文化廣泛地對話,這是畫意攝影自我校正和修訂的前提。另一方面,畫意攝影的精神以及意義,只能在與當下多元文化的對話之中得到充分闡釋或驗證。畫意攝影不是保存傳統和歷史的孤立標本,而應當以互動的方式活躍于當代視野之中。

        自然是藝術的開始,這已是共識。時至今日,屬意自然的中國畫意攝影能否作出新的貢獻?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正視傳統和歷史的當下表現,而且清晰地意識到傳統、歷史與當代性之間的緊張。畫意攝影來自傳統和歷史,是不可更改的事實,那么,是負重還是資源,取決于創造性轉化的成果。我們應當寄望畫意攝影演繹與衍化為一種積極的角色:攝影不僅顯示形象,而且還有機會提供智慧。

        世界雖然物質豐饒,儀態萬千,但綜而觀之,是意志的圖畫。一個真正的攝影師,他與他的視覺世界是可以有著完全個人的、由他的身體出發、最終回到他的心靈的聯系。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新舊,畫意即心意。

        (作者:姜 緯,系攝影評論家;圖片均為第十二屆中國攝影金像獎獲獎作品)

      作者簡介

      姓名:姜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