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考古學 >> 公共考古
      到上海博物館玩一場“尋鼠”游戲
      2020年01月19日 08:38 來源:《光明日報》(2020年01月19日 11版) 作者:顏維琦 字號

      內容摘要:1月14日,農歷庚子鼠年即將到來之際,一場別出心裁的鼠年迎春特展在上海博物館拉開帷幕。展覽以“靈鼠兆豐年”為主題,甄選5件與鼠有關的藏品,邀觀眾走進博物館,玩一場“尋鼠”游戲。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青白釉鼠形硯滴

        龍泉窯青釉堆鼠水盂

        銅鎏金持鼠黃財神像

        玉鼠支神

        三鼠圖

       

        【藝境觀象】

        鼠,體型頗小,機敏靈活,人們尋鼠、捕鼠都要費一番力氣。1月14日,農歷庚子鼠年即將到來之際,一場別出心裁的鼠年迎春特展在上海博物館拉開帷幕。展覽以“靈鼠兆豐年”為主題,甄選5件與鼠有關的藏品,邀觀眾走進博物館,玩一場“尋鼠”游戲。

        人見人愛的吐寶鼠

        走進上海博物館一樓大堂,玻璃柜中端坐一尊清代銅鎏金持鼠黃財神像。只見黃財神頭戴五葉寶冠,面相圓潤,頭發和絡腮胡須為紅色,表明其護法身份。黃財神右手上舉拇指輕拈中指與無名指,左手托著吐寶鼠,橫置左腿上。黃財神也稱黃布祿金剛,是藏傳佛教中最著名的財神,也是所有財神的總集,被奉為五姓財神之首。吐寶鼠是財神的手持器物,會口吐摩尼寶珠,象征慷慨、財富與成就。在古印度,人們將老鼠作為財富的象征。吐寶鼠除了與這一觀念有關外,還可能與古代中亞地區人們用鼠鼬皮制作錢包或珠寶袋的習俗有關。

        有意思的是,不同于十二生肖中的其他動物,人們對鼠的評價頗為兩極:我國民間有“老鼠嫁女”“鼠咬天開”等民俗故事,也有“賊眉鼠眼”“鼠目寸光”等成語。這種古靈精怪的小動物,既無龍之靈奇、虎之威猛,亦不如牛羊溫馴、犬馬忠誠,卻能獨占鰲頭,位于十二生肖之首。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鼠不但代表子時和子年,還有開天之功。清代劉獻的《廣陽雜記》中就解釋道:“天開于子,不耗則其氣不開。鼠,耗蟲也。于是夜尚未央,正鼠得令之候,故子屬鼠。”

        在我國的民俗民藝中,鼠形象也非常常見:人們常將鼠與油燈、瓜果等相結合,并賦予其人丁興旺、富裕豐饒的美好寓意;每逢新春佳節,各地還普遍有“老鼠嫁女”的民俗活動,以此表達新春的喜樂和人們對富足生活的向往;一些少數民族神話中更有“鼠咬天開”的創世傳說,將鴻蒙初開、陰陽肇始之功記在這小小的生靈身上。

        在上海博物館收藏的諸多古代文物中,也不乏對這種機敏動物的藝術表現,呈現了與鼠有關的眾多故事。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說,此次策劃鼠年特展,特地配合鼠的靈動習性,首次采用散點式的展覽呈現方式,五件展品中除了一件位于一樓大堂,其余四件則“躲藏”在上博的各個展廳中。觀眾可以深入探索,尋找它們散落各處的靈動身影。

        “多子多福”的豐年鼠

        在上海博物館二樓的中國古代陶瓷館,便有兩件“超萌”展品藏身其間。記者和幾位學生觀眾組成“尋鼠小分隊”,開始行動。很快便有人在一件元代龍泉窯青釉堆鼠水盂上發現了“鼠小弟”的可愛身影。此類水盂多見雙系或無系,這件卻只肩部一側有系,另一側堆塑鼠,生動俏皮,令人不由想起宋人周弼《豐年行》詩中所言:“晴烏窺檐鼠沿棟”。年景富足時,見老鼠亦猶憐。

        在陶瓷館里轉了幾個彎,一件高僅3.6厘米的明晚期青白釉鼠形硯滴也迅速被“尋獲”。硯滴以瑞鼠為形,其蜷身弓足,前爪抱瓜果,瓜果連通鼠身可儲水,鼠口一側銜有稻穗。器身施青白釉,鼠目以青花點綴。模制成型,鼠背處可見清晰的合模痕跡。硯滴和水盂都是磨墨時向硯中加水研墨的用具,乃文房雅器,可見這兩只“鼠小弟”皆是腹有詩書,氣自芳華。

        走進三樓的中國歷代繪畫館,一幅近現代書畫家高奇峰所作《三鼠圖》躍然眼前。畫面中,紅白蘿卜、冬菇、花生、瓜子等蔬菜、果實散于地面。畫幅下方,三只老鼠伏在谷穗上攝食,前一鼠背向畫外,正在啃嚙谷粒,雖然頭部被擋住,但依然能感受到攝食的動態。背向動物在傳統國畫中較少表現,這一神態可謂是一種現代創舉。中間一鼠匍匐于谷穗之上,企首凝視畫外,仿佛在細嗅氣味,保持警惕。后一鼠則俯身欲食,活潑放松。三只鼠形態各異,惹人駐足。

        上海博物館書畫研究部顏曉軍介紹,明清以來畫鼠題材漸多,明宣宗朱瞻基就有多幅畫鼠作品傳世,比如楊梅白鼠、荔枝鼠、苦瓜鼠等。清初“四僧”之一朱耷則畫有《瓜鼠圖》。近現代的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等人也多有畫鼠作品。這些作品或是表現鼠的機敏可愛,或是借鼠諷喻,或是將鼠視為良夜與夜讀的伙伴。高奇峰這幅《三鼠圖》則以豐盛的蔬果與老鼠的組合表達了“鼠兆豐年”的吉祥寓意。因為在饑饉的年份,不僅沒有余糧為老鼠供食,饑餓的人們甚至捕食鼠類。只有在豐收的年成,人們不在乎富余食物的散落,聽見夜晚老鼠的覓食,反倒能夠感受到盛世之下萬物繁滋的喜悅。另外,鼠在十二地支中為“子”,古人常在畫中以瓜果種子與之搭配,有“多子多福”的寓意。

        “拔得頭籌”的鼠支神

        當“尋鼠小分隊”進入四樓的中國古代玉器館,一只通體糯潤有澤的玉鼠支神正安坐等候。這位玉鼠支神鼠首人身,雙耳豎起,兩眼圓睜,尖嘴疏須;身著交襟寬袖長袍,左膝曲起,右足半趺,一手持經卷,一手置于膝上,閑適安詳。鼠目、須、鼻、嘴清晰傳神,衣褶隨身姿起伏堆疊。在它身后,是以擬人手法雕刻的一組獸首人身生肖坐像,造像多手持具象征意義的物件,鼠神獨占鰲頭,氣場頗為強大。

        上海博物館工藝研究部仰睿告訴“尋鼠小分隊”,所謂支神,就是十二地支的代表守護神,于晝夜十二時辰、四季十二月份輪流守護眾生,其形象與我國民間流傳的十二生肖有關,是自然生靈與文化神格的結合。中國古代與十二生肖相關的文物很多,清代學者趙翼在《陔余叢考》中曾考證:“十二相屬之說起于東漢,漢以前未有言之者。古時的十二生肖俑,也稱‘十二支神俑’,隋代已出現,盛行于唐代,以后歷代均有。”在故宮博物院,也藏有類似器物“玉十二辰”,為白玉雕琢的十二支神坐像,置于乾隆傳旨造辦的萬年甲子盒中。

        鼠年的到來預示著又一生肖輪回的開始。上海博物館黨委書記湯世芬說,古靈精怪的鼠,在十二生肖中獨占鰲頭,在臘近春回、萬象更新之際,上海博物館借此珍寶,給觀眾送上“鼠”不盡的春節祝福,祝觀眾新的一年扶搖直上,拔得頭籌。

        (本報記者 顏維琦)

      作者簡介

      姓名:顏維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公共考古.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