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社科評論
      三種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及其批判
      2020年01月19日 11:07 來源:《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9年第1期 作者:張有奎 字號
      關鍵詞:歷史虛無主義;認知類型;價值類型;政治類型

      內容摘要:歷史虛無主義丑化、戲說、抹黑黨的領袖,歪曲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執政合法性,否定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指導地位,削弱黨的凝聚力和戰斗力,是一種頗為流行且危害極大的錯誤思潮。依據立場和動因的不同,它可分為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三種類型。針對各種歷史虛無主義的不同情況,各方唯有精準施策和綜合治理,才能有效遏制其泛化和危害。

      關鍵詞:歷史虛無主義;認知類型;價值類型;政治類型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歷史虛無主義丑化、戲說、抹黑黨的領袖,歪曲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執政合法性,否定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指導地位,削弱黨的凝聚力和戰斗力,是一種頗為流行且危害極大的錯誤思潮。依據立場和動因的不同,它可分為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三種類型。針對各種歷史虛無主義的不同情況,各方唯有精準施策和綜合治理,才能有效遏制其泛化和危害。

        關 鍵 詞:歷史虛無主義/認知類型/價值類型/政治類型

        作者簡介:張有奎,廈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基金項目: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價值虛無主義對馬克思主義信仰養成的影響和對策研究”(項目編號:15BKS112)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歷史虛無主義丑化、戲說、抹黑黨的領袖,歪曲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執政合法性,否定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指導地位,削弱黨的凝聚力和戰斗力,是一種頗為流行且危害極大的錯誤思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歷史虛無主義并沒有隨之銷聲匿跡,而是以追求歷史真相、進行學術研究、采取文學化手法等面目,借助網絡媒體和其他大眾化平臺進行傳播,頗具迷惑性和影響力。國內有關批駁歷史虛無主義的研究已經不少,然而類型學視角的研究尚不多見。這里不揣淺陋,依據歷史虛無主義的立場和動因,區分了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三種不同的情形。

        一、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及其問題

        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接受了某種非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和方法論,從而不能科學地揭示歷史規律,不能辯證地評價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它常常堅持唯心史觀而不是唯物史觀,堅持形而上學而不是唯物辯證法,從而導致以支流否定主流,以現象否定本質,以片面否定全面的情況。

        它的主要問題在于,一是歷史觀的認知錯誤。歷史觀是人們對歷史的根本觀點和根本看法。形形色色的歷史觀可分為唯心主義歷史觀和唯物主義歷史觀。唯心主義歷史觀是長期以來占統治地位的歷史觀,不僅所有的唯心主義者奉行這種歷史觀,而且所有的舊唯物主義者也跌落在這種歷史觀之中。它的根本錯誤在于,無法洞察歷史的真正本質和動力,總是虛構和假設歷史之外的某種神秘力量或者某個英雄人物的主觀意志支配歷史。馬克思的革命性貢獻在于,他真正揭開了繁蕪叢雜的意識形態掩蓋的事實真相,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首次創立唯物主義歷史觀。唯物史觀的要義在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①。

        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無視唯物主義歷史觀之真理性,忽視歷史的現實基礎,不理解現實的生產生活之條件性和規律性,不能理解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必然性和客觀依據,不能理解只有社會主義才是近代中國唯一的出路,不能理解只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才能救中國,不能理解歷史的選擇和人民的選擇究竟意味著什么,因而常常站在非歷史的抽象人性論和道德主義立場,充滿義憤地指責和批評歷史人物,妄議歷史事件。它尤其不滿于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建設和改革中曾經出現的挫折和失誤,無視中國共產黨勇于面對錯誤、承認錯誤和改正錯誤的事實,習慣性的說話方式是“假如……就……”。這是用激情和幻想代替理性和科學,實際上是唯心史觀的表現。有學者指出:“歷史虛無主義從個人意志入手分析歷史發展,將近代以來中國歷史走向歸結于少數重要人物的思想認識和道德品質,是一種錯誤的歷史觀。”②

        二是方法論的認知錯誤。這里的方法論指的是哲學層面的方法論,是人們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方法理論。哲學方法論和世界觀的關系是一致的,有什么樣的世界觀,就有什么樣的方法論。形而上學的世界觀造就形而上學的方法論,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世界觀形成唯物辯證法。形而上學的方法論把事物當作一成不變的東西去研究,它看不到事物的變化和發展,看不到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系,僅僅把事物看作插圖和例證的集合體,從而表現為孤立的、片面的、靜止的觀點。唯物辯證法的根本特征在于,它強調聯系和發展的觀點。也就是說,它反對僵化的教條和事物的現成性,反對最終的、絕對的、神圣的東西,承認暫時性、變化、發展和矛盾。馬克思說:“辯證法在對現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時包含對現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對現存事物的必然滅亡的理解;辯證法對每一種既成的形式都是從不斷的運動中,因而也是從它的暫時性方面去理解;辯證法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③

        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自覺不自覺地滑入形而上學的錯誤方法。它的突出表現在于以偏概全。它總是以揭示真相的名義挖掘黨的領袖或某個英雄人物身上的缺點并進行放大,或者以學術探討的名義否定基本的歷史事實,或者以創新的名義質疑已經成為定論的觀點,從而顛覆歷史人物的歷史形象和歷史功績,遮蔽歷史的主流和本質。面對人們的批評,這種歷史虛無主義者總是一臉委屈地辯解說,他們說的都是鐵證如山的歷史事實,他們有大量的史料學方面的證據佐證他們的結論。然而,他們的錯誤不在于搜尋到的歷史材料的真實性,而在于他們評價這些材料的視角和方法有問題。也就是說,他們不能客觀地、全面地、歷史地評價黨的領袖和歷史人物,而是僅從偉人們的生活瑣事或者曾經犯過的個別錯誤出發,站在抽象人道主義的立場上,以事后諸葛亮的身份指責和辱罵,抹殺一切。無論如何,革命領袖是人不是神,他們也會由于歷史條件或認知水平的限制,出現這樣那樣的失誤,因為這些失誤就全盤否定和抹殺他們的歷史功績,用今天的眼光和認識水平苛求前人,這當然是不對的。列寧說:“如果不是從整體上、不是從聯系中去掌握事實,如果事實是零碎的和隨意挑出來的,那么它們就只能是一種兒戲,或者連兒戲也不如。”④

        二、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及其問題

        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不是否定某一種特殊的歷史和特殊的價值,而是否定一切歷史的價值和意義。它反對宏大敘事,嘲笑崇高和獻身,蔑視黨的偉大事業,對于革命英雄主義的壯舉多是負面的評價,信奉個人主義和享樂主義,以自我為中心,追求刺激和感性欲望的滿足。它對待一切事物都沒有嚴肅的態度,萬物娛樂化是它的宗旨。這種傾向與消費主義時代的娛樂至死狀態有內在的聯系,尤其在很多年輕人當中頗有市場,乃是一種令人擔憂的現象。

        它的主要問題在于意義的虛無化和價值觀的畸變。由于割裂個人和社會、現實和歷史的有機聯系,凸顯個體和當下,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者找不到生命的本真意義,從而自我放逐。這主要表現為目的性喪失,本能取得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感性的生命從傳統的譴責和詛咒自身走向另一個極端,對肉體的信仰取代對靈魂的信仰,道德不再是生命的元首和法官,肉體的感受成為一切行為的原則和尺度。波茲曼指出:“有兩種方法可以讓文化精神枯萎,一種是奧威爾式的——文化成為一個監獄,另一種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為一場滑稽戲。”⑤從實際情況來看,赫胥黎的預言正在成為現實。也就是說,人們放棄理性的獨立思考和理想、崇高、意義、神圣,放棄對超越性和精神事物的向往,追求感官刺激和欲望滿足,沉迷于泡沫化的搞笑和乏味的影視作品里,真理被淹沒在戲說歷史和各種無聊繁瑣的娛樂化活動中。

        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反對歷史的真理,妄批歷史的厚重感,側重于消費歷史,戲說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結果一切都變成輕飄飄的無根性存在。它的核心在于“戲說”二字。一切沉重的話題,一切莊嚴的歷史,一切偉大的人物,統統變成資本邏輯主導下可以隨意取用的搞笑題材。所謂尊重自己的歷史和文化,遠遠比不過獵奇和追求意想不到的喜劇效果的沖動。各種各樣對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的戲說,尤其是對崇高的悲劇英雄的戲說,在娛樂民眾的同時,也割斷了民眾和自己的歷史文化的情感紐帶,導致豐富的情感資源枯竭和敗壞。一些抗日神劇在缺乏最基本的常識的情況下,肆意演繹各種滿足狹隘民族主義情緒的自慰式劇情,這不是贊美革命英雄,而是把英雄消解掉了。這是藝術領域的現代作偽術。借用尼采對此的諷刺性說法:“藝術上,麻醉劑和鴉片制劑占絕對優勢。”⑥換句話說,這種迎合和庸俗化是放棄文化使命,缺乏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尊,體現出來的是一種無知者無畏的狀況。

        究其根源,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之無根性在于,它在針對超驗性的批判中,抽掉傳統道德大廈的支柱,造成超感性世界的崩塌,又沒有及時建造出適應于現代社會的精神王國,導致現代人的整個價值世界萎縮,使其成為流浪者、無家可歸者。人的雙重性在于,既是肉體的存在,又是精神的存在。當人的可能性喪失,各種超越性的維度被封堵,靈性的生命沒有空間,人就變成經濟動物。馬克思說:“動物只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種的尺度和需要來構造,而人懂得按照任何一個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并且懂得處處都把內在的尺度運用于對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規律來構造。”⑦這意味著,人和動物的根本區別在于人的生產活動是人的有意識的自覺的活動,它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生產,由此也體現人的價值和意義。當人的這種活動變成工具化活動,人就逃到感性的動物性活動中感受自己的人的自由,這恰是資本邏輯壓制人的個性發展之根本問題所在,也是當今諸多娛樂化之物興起的時代根源。施蒂納曾經試圖尋找另外一條出路,他不是放縱自己,而是以看穿一切的極端利己主義者的口吻說:“對我來說,我是高于一切的!”⑧施蒂納的問題在于,他從超驗性的道德虛構走到放棄形而上的維度,割裂個體與社會、歷史的有機聯系,從而陷入價值虛無的尷尬境地。

        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和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的區別在于,一是前者否定一切歷史規律和歷史的意義,而不僅僅是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解釋模式,后者不一定否定歷史規律和歷史意義的存在,僅僅否定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解釋模式;二是前者是認同問題,后者是認知問題;三是前者是行動上的迷失,后者是理論上的迷失;四是前者常常是“戲說”的娛樂化面孔,后者常常是揭示“真相”的道德化樣貌。

        三、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及其問題

        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主要是一些仇視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領導的西方敵對勢力或他們資助的國內相關利益群體,出于顏色革命和顛覆我國政權的目的,抹黑中國革命的英雄人物和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它常常打著學術研究的幌子,或者自詡為道德的化身,實際僅僅是以學術和道德為手段和工具,偽造歷史,給革命領袖和革命英雄潑臟水,抹殺革命人物的史詩般的偉大功績,最終目的在于否定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否定改革開放偉大事業,促使我國改旗易幟。

        欲滅其國,先滅其史。民族歷史和文化是一個民族文化認同和身份認同的基本遵循,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解構一個民族的歷史和文化,常常可以從心理上瓦解這個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從而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標。中華民族5000余年的文明史,中國人民近代以來170余年的奮斗史,中國共產黨90余年的奮斗史,新中國成立以來近70年的發展史,都是中國人民書寫的歷史,充滿令人肅然起敬的英雄人物和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但是,一些敵對勢力和居心叵測的人擔心我國主流意識形態威脅西方價值觀安全,想方設法圍堵和爭奪話語權陣地,把贏得沒有硝煙的戰爭的希望寄托在共產黨的第三、第四代人身上,期待他們淡忘革命傳統和理想信念。基于這樣的禍心,他們一方面傳播西方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培植盲目崇拜者;另一方面把中國革命史丑化、污蔑、抹黑成錯誤的歷史,企圖搞亂人心,篡史亂今。有學者揭露了西方帝國主義的慣常做法:“通過丑化社會主義國家的歷史和現實,特別是通過丑化無產階級領袖來達到這個目的;并且利用社會主義國家出現的失誤和存在的某些弊端,加以無限夸大,來實現他們妖魔化社會主義制度的目的。”⑨一言以蔽之,它是西方和平演變的策略和手段。

        抹黑是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的特有手段。抹黑不同于批評。批評是正常的,即使采取過于激動而非和風細雨的方式,也是人民內部正常爭論和言論自由權的體現,不是抹黑。批評一般是講理的,是理性和道德的行為,要符合說話和推理的邏輯,最終目的在于辨明真偽,糾正缺點和錯誤,更好地推進工作。抹黑是對黨和社會的丑化,是故意顛倒黑白和混淆視聽;在必要的時候,它也會捏造似是而非的故事細節;更高明的做法是利用部分事實偽造歷史,或者攻其一點,不及其余,擾亂不明真相者的信心,誘導人們誤判,煽動負面情緒,唯恐天下不大亂。它常常采取的是謾罵和發泄的方式,而不是擺事實、講道理。它的根本之點在于政治立場,而不是是非問題。也就是說,它不是從真理和良心出發,不是從人民的利益出發,而是不尊重歷史規律,變換手法和花樣,隱藏自己,目的在于把水攪渾,把人們的價值觀搞亂,從而滿足自身的政治利益和需要。有學者指出:“凡事都有個理,要知理、明理、講理。批評、抨擊與抹黑的區別,就在有理或無理,大道理或小道理上。批評是講理的。即使態度激烈,但仍然是在講理。而抹黑則主要是依據個人的政治價值判斷。”⑩

        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和其他兩種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的區別在于,一是前者的動機是險惡的,是故意的歪曲、丑化和抹黑,而后者并不一定有這樣的動機,它們固然在客觀上也同樣造成對社會主義的貶低和對共產黨領導的削弱,但這很大程度上是無意為之,不是出于它們的主觀故意;二是前者會根據形勢的變化和自身的需要變換手段和方式,或者編造事實,或者以偏概全,或者“戲說”,具體采取哪一種方式或者綜合采用某幾種方式是不一定的,唯一確定的是抹黑黨的歷史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目標不變,而后者有大致固定的方式和手段,或者以偏概全,或者“戲說”,換句話說,前者的方法有靈活性,且和它自身的世界觀沒有直接關系,而和它的政治觀有直接關系,后者的方法與它們的世界觀、方法論、價值觀有直接關系,沒有那么大的靈活性;三是前者常常只有少部分人,但它的危害性大,后者常常人數眾多,但它的危害比前者相對小一些;四是前者自身幾乎不受干擾,它的目標是指向他人的三觀之改變,后者則是自身和他人同時在受影響和改變;五是前者善于偽裝,隱蔽性強,后者常常采取直白的方式,不大變化,容易辨認;六是前者懂道理但不講道理,后者是不懂道理但試圖講道理。

        四、簡要的批評

        針對各種歷史虛無主義的不同情況,一方面要敢于亮劍,理直氣壯地堅決予以反擊,不能躲躲閃閃,從而遏制這些錯誤思想的炒作和蔓延;另一方面必須精準施策,不能粗放式地泛泛反對和批評。不加辨別地采取同一化的處理方式,要不就是誤傷,要不就是打不到痛處,從而難以起到良好的效果。比如,對于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和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僅僅采取簡單化的壓制方式,并不能讓其心服;對于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采取說理或認同教育的方式,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針對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解決的主要路徑在于,加強馬克思主義歷史觀和方法論的認知教育。馬克思主義歷史觀正確地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黨的建設和執政規律,有力地批駁了各種各樣錯誤的歷史觀,并且指出了各種錯誤歷史觀的思想根源和社會根源。一些混淆視聽的說法,諸如從英雄人物性格或者天命的角度看待歷史演進或權力更迭等等,都是歷史唯心主義的表現,必須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角度給予解釋和駁斥。歷史的復雜性在于,它的具象常常是多面和多義的。唯有摒棄主觀主義和一葉障目式的認知方式,深入事物的內在本質,采用客觀地、全面地、歷史地看問題的辯證方法,才能真正獲得對問題的科學認識。認知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之謬誤根源在于錯誤的歷史觀和方法論,因而加強這方面的教育,拔除其心中的莠草,重新確立馬克思主義歷史觀,掌握辯證分析的方法,就可以實質性地解決問題。

        針對價值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解決的主要路徑在于,加強馬克思主義理想信念的認同教育。認同教育離不開認知教育,科學的認知有助于認同,但認知不是認同的充分條件。認知是不是認同的必要條件,也要看具體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價值信仰體系,不同的價值信仰體系有不同的前設條件。有些價值前設并不要求有健全的思維和推理能力,僅僅要求從情感上接受它的價值原則和規范,從行動上體現它的價值和信仰要求。就此而言,認知不是認同的必要條件。馬克思主義的理想信念是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強調以理服人,因而對馬克思主義的理性認知是情感認同的必要條件。沒有對馬克思主義的認知,對馬克思主義的認同往往就不是自覺的。認同教育要遵循教育規律,講究方式方法的科學性,比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實踐教育,典型案例的宣傳和感化教育等等,就是值得推薦的方式。簡單化的說理和強行灌輸方式,違背認同教育的情感性特征,常常是行不通的。

        針對政治類型的歷史虛無主義,解決的主要路徑在于,依法嚴厲打擊。它不是不知道某種道理,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偏差,但由于它的根本目的在于顛覆社會主義制度和黨的領導,所以,這些故意的說辭和行為都僅僅是手段。給他們講道理,或者試圖改變他們的價值觀,都是弄錯了對象。唯有建立長效機制,加大依法打擊力度,決不允許以言論自由的名義縱容抹黑等行為,才是降低危害的有效手段。它的主要危害對象是不明真相的群眾和廣大的青少年。因此,文化建設要加強正向輿論引導,加強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尤其加強對青少年的三觀教育,提高他們的免疫力,增強抵制錯誤思想的能力,從而占領話語權的高地。

        總之,各種歷史虛無主義的產生和流行有其深層的現實生活基礎,因而克服歷史虛無主義的根本出路在于現存世界的改變,在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優越性的彰顯和發揮,而不僅僅是理論的批判。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終將雄辯地把歷史虛無主義等一切發展過程中的噪音置于不攻自破的境地。馬克思說:“意識的一切形式和產物不是可以通過精神的批判來消滅的……只有通過實際地推翻這一切唯心主義謬論所由產生的現實的社會關系,才能把它們消滅。”(11)

       

        注釋:

        ①《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版第2卷第32頁。

        ②肖貴清:《篡史亂今——歷史虛無主義的實質和危害》,載《求是》2018年第8期。

        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版第2卷第112頁。

        ④《列寧全集》第2版第28卷第364頁。

        ⑤[美]波茲曼:《娛樂至死》,章艷譯,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162頁。

        ⑥[德]尼采:《權力意志——重估一切價值的嘗試》,張念東、凌素心譯,商務印書館1991年版第227頁。

        ⑦《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3卷第274頁。

        ⑧[德]施蒂納:《唯一者及其所有物》,金海民譯,商務印書館1989年版第5頁。

        ⑨梁柱:《歷史虛無主義評析》,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版第80頁。

        ⑩陳先達:《批評、抹黑及其他》,載《光明日報》2014年12月3日。

        (1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544頁。  

        

      作者簡介

      姓名:張有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