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歐洲研究
      美國在兩伊挑事,歐洲在這一地區熱點問題上卻無能又無力
      2020年01月19日 15:36 來源:文匯報 作者:胡春春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20年伊始,美國再一次在世界政治的敏感地區掀起驚濤駭浪:1月3日,伊朗的高級軍事指揮官蘇萊曼尼在巴格達被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以“定點清除”的方式殺死。伊朗方面隨即誓言報復,并于1月8日向伊拉克境內的美軍基地發射導彈,伊朗國內群情激憤,伊拉克要求美國軍事力量撤出伊拉克。一時間,以代理人戰爭等間接方式沖突多年的美伊雙方第一次面臨進入熱戰的危險,世界各國擔心美伊沖突會引發本已脆弱不堪的中東局勢的進一步動蕩,“第三次世界大戰”甚至成為互聯網上最熱門的搜索關鍵詞之一。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劇烈震蕩中,重要的國際政治參與者紛紛出面表明態度,力圖在第一時間使局勢降溫。在美國發動襲擊的當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就應約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通話。次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又分別與伊朗、法國、俄羅斯三個國家的外長通話交換了意見。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4日通話表達了對于局面的擔憂。美國和歐洲盟友之間也在同一天交換了意見。

        歐洲嚴重依附于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雖然歐洲是國際重要的政治力量、涉及伊朗和伊拉克問題的利益攸關方,但是歐洲方面的領導人直至危機爆發的第三天即1月5日才集體發聲。更令人驚訝的是,歐洲居然并不是直接對于美國有可能違背了國際法原則的暗殺行為及其可能造成的后果表達看法,而是由法國總統、德國總理和英國首相一起,就近期針對伊拉克境內以美國為首的外國軍事力量的襲擊進行了譴責,表達了“對于伊朗在這一地區、尤其是通過伊朗革命衛隊和蘇萊曼尼將軍指揮下的,和圣城旅所發揮的負面作用的嚴重不安”,呼吁“所有參與方最大程度地克制,展現責任意識”。三國“尤其呼吁伊朗放棄進一步的暴力行為或對暴力行為的支持”,而且撤回有違伊朗核協議的措施。

        美伊沖突的歷史緣由無疑錯綜復雜。在暴力螺旋進一步上升的情況下,只譴責已經遭暗殺的一名伊朗將軍,但對美國具有高度爭議性的暗殺行為本身既不批評也不支持,不知道所謂的“所有參與方”——美國、伊朗、伊拉克、以色列、沙特、埃及、甚至俄羅斯——究竟有哪些會受到觸動,而如歐洲所愿“展示責任意識”呢?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4日在與英、法、德等歐洲盟友通話后對美國福克斯新聞說:“說老實話,歐洲人不像我期待的那樣幫忙。”

        這么看來,歐洲三國領導人5日發表的這個貌似理性的聯合聲明,與其說表達了歐洲對伊朗和相關地區問題嚴重關切的立場,不如說表現了歐洲在中東危機面前的無力。因為隨著美伊沖突的加劇,歐洲人最為看重的伊核協議已經到了存亡關頭:就在1月5日,伊朗不出所料地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協議的最后階段即放棄“對離心機數量的限制”。這就意味著,繼特朗普政府2018年5月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之后,伊朗的核計劃將不受任何實際限制。

        這一點讓歐洲人感受到了切身痛楚:伊核協議曾經是歐洲基于自己的多邊主義經驗所推崇的解決國際沖突的典范,是歐洲迄今為止在國際外交領域所取得的最大成就。在歐洲人看來,他們曾經成功地將伊核問題的利益攸關方拉到談判桌前,阻止了中東地區的核武化,甚至是由此引發的世界更大范圍的沖突。就在11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時,依然再次強調伊核協議的重要性,稱即使美國退出“也要繼續維持協議”。然而在沒有美國參與及強化對伊制裁的情況下,奢談伊核協議的有效性除了遮羞的作用之外還有多大的意義?歐洲人引以為傲的、能夠顯示歐洲作為國際政治規范性力量的外交成就,顯然已經難掩“一地雞毛”的結局。

        德國前外長加布里爾1月5日為柏林《每日鏡報》撰文,指出了歐洲這一良好感覺背后的脆弱性和虛幻性:歐盟迄今為止并沒有能夠兌現向伊朗的承諾,即伊朗棄核所能換取的經濟援助,所以歐洲在伊朗面前并不具備自我指認的可信度。雖然在歐盟看來,美國對伊朗單方面宣布的經濟制裁違反了國際法,但是并沒有哪家歐洲銀行敢于承擔對伊業務,歐洲三國不滿美國的霸道做法而構建的“貿易結算支持機制”,迄今為止尚未有效地支撐對伊朗的正常商貿往來。不難看出,對于美元的依賴和對于美國制裁、乃至域外執法的恐懼,已經寫入了歐洲的制度性基因。

        歐洲面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美伊沖突加劇的無力,實際反映了歐洲從二戰以來在國際政治中無法解決的一個老問題,即歐洲嚴重依附于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不具備貫徹自己意圖的“硬”實力,核心是沒有獨立于美國的安全和防務能力,因而在危機時期也無法有效貫徹自己的戰略意圖,而無法貫徹自己戰略意圖的外交政策也就成了紙上談兵。

        而且,這種討論的根本前提還是假設歐洲是一個同心同德的政治行為體。在和平時期,歐洲可以自詡為“文明的力量”,以多邊主義和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為標簽,文明、和平和富足所散發的“軟實力”一向為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所欣羨。然而在危機時期,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不久前誓言“世界比任何時候都需要我們的領導”看來比任何時候都在提醒一個事實:歐洲的現實與理想之間存在著巨大的落差。

        在這個意義上,歐洲可謂世界政治中不折不扣的“紙老虎”。來自瑞士《琉森日報》的尖銳評論是:美伊危機再次表明,歐洲早已從世界政治的沖突中抽身,放棄了成為全球秩序維護力量的雄心。

        按照《琉森日報》的分析,歐洲這種外交政策的無能局面是有歷史原因的,德國在二戰后的自我克制、法國和英國在二戰后經歷的去殖民化和去帝國主義化,都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一發展的結果是,歐洲過去幾十年主要聚焦自身問題,外部的安全問題則交給了美國領導下的北約主導,歐洲國家的軍事潛能——哪怕是其中軍事能力和行動力最強的英國和法國——不足以支撐其地緣政治的愿望。

        歐洲必須重回多邊和聯合國框架

        在美伊劍拔弩張的局面下,歐洲究竟應該繼續置身事外、繼續口頭政治、還是該采取某種行動?鑒于以上對于歐洲無力和無能的分析,這個問題顯然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

        歐洲國家是伊核協議的重要參與方,多數有意維持與伊朗的經貿關系,也參與了在伊拉克的反恐、維安、培訓等軍事行動,美國和伊朗的沖突自然涉及歐洲在本地區的利益和國際信譽。歐洲國家如果“述而不作”,坐等局勢惡化,或者任由其他力量主導局勢的發展,顯然不符合歐洲的利益,因而歐洲內部呼吁行動的聲音不絕于耳,歐洲人也必須行動。然而采取什么行動、如何行動才是現實可行的?迄今為止,多數歐洲的聲音都著眼于為沖突降溫。但是沖突至少涉及美伊雙方,如何既指出雙方的錯誤行為、讓雙方各自約束,同時又做到不偏不倚、公平可信,就成為擺在歐洲人面前的難題。

        事實并不令人樂觀:1月12日英法德三國警告伊朗必須回到伊核協議框架,14日三國外長宣布決定啟動伊核協議的“爭端解決機制”以約束伊朗,結果立刻遭到了伊朗的強烈反對。據《華盛頓郵報》披露,美國此前以向歐洲出口美國的汽車征收25%的懲罰性關稅為要挾,迫使歐洲三國采取了這一很有可能加劇伊朗反彈的舉動。

        這種危險的勢頭意味著,歐洲人如果真想有所作為,就必須有勇氣冷靜地分析自己與美國的中東政策的差異。雖然歐洲沒有人為蘇萊曼尼的死亡而悲傷,但是這也不意味著歐洲人為美國的暗殺行為而高興。無論是美國總統、政府還是軍方,都無法為此次暗殺行為給出一個令人信服而且符合邏輯的理由,這不但再一次證明了特朗普外交政策政策的任意性——這次行動的后果可能連“美國優先”都算不上,而且為歐洲的盟友設計了一個“事后救火隊”式的陷阱。

        在伊朗面前,歐洲除了督促伊朗克制和回歸伊核協議的承諾之外,必須走出“口惠而實不至”的局面。歐洲要清清楚楚告訴美國,伊核協議是能夠達成的最好的協議,如果要制止局面的惡化,就必須為伊朗去核提供經濟支援。為了在政治和經濟方面落實這一承諾,歐洲必須與除了美國之外更多的伊核協議和地區利益攸關方合作,重回多邊和聯合國的框架。

        比如,如果歐洲人無法說服美國讓伊朗外長入境參加聯合國會議,那么可以考慮采取其他的迂回方式在美國之外召開聯合國安理會的特別會議,以保持國際外交渠道的暢通。

        此外,美國的暗殺行為引發了伊拉克的撤軍要求,這勢必削弱國際社會打擊“伊斯蘭國”恐怖勢力的努力,歐洲人必須在伊拉克事務上有所作為。

        從長遠來看,也許多年來一直在討論的“歐洲軍”建設是歐洲人走向自主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無法回避的步驟——這當然不是意味著歐洲必須擁有可以隨時炫耀武力的對外作戰軍事力量,而是在現實政治世界里令人不可輕視的、維護自己利益的實力。

        最后的、也是最核心的問題還是一句話:歐洲有這個戰略勇氣嗎?

       

        (作者系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胡春春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