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南 >> 學術講壇
      2020“六穩”訪談錄:站上新臺階要多久
      2020年01月15日 15:55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朱雪黎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8年,四川GDP首次突破4萬億元大關;2019年四川經濟運行延續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從已經公布的前三季度數據看,四川經濟增速依然高于全國、好于預期。那么,四川經濟何時能站上下一個萬億元臺階?要站上這個新臺階,又該如何解決“攔路虎”?新年伊始,我們邀請到三位嘉賓,一同展開暢想。

        本期話題:新臺階怎么上

        受訪專家

        張杰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教授

        魯榮東

        四川省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

        特邀嘉賓

        徐進

        省國資委主任

        從區域發展角度看

        穩中有進 積極因素不少

        預測

        總量變大 支撐變強

        跨越臺階的“加速度”在累積

        記者:2018年,四川GDP總量突破4萬億元大關。四川GDP總量自2007年首次突破萬億元以來,2011年、2015年、2018年相繼實現了2萬億、3萬億、4萬億的跨越,每個臺階跨越的速度在加快。能不能預測一下,下一個臺階到來會不會也呈加速度?

        魯榮東:這很有可能。首先經濟總量在變大,也就是說,只要經濟發展能夠保持一定的穩定性,跨越臺階的時間就會縮短,這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規律,這在之前江蘇、廣東的發展中,一再得以驗證。從去年已經公布的前三季度數據看,四川經濟增長穩中有進,增速依然高于全國、好于預期。從這個角度來說,跨越新臺階的過程應該不會太長。

        很多支撐經濟跨越發展的能量也在聚集。從區域發展的角度分析,隨著“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等戰略的實施,作為全省“主干”的成都保持了非常好的發展穩定性,增速已經連續十多個季度保持在8%以上,在副省級城市中表現搶眼。同時,五大經濟區都有很好的增長,7個區域中心城市增速均高于全省,尤其是綿陽、宜賓這樣的傳統工業重鎮,過去一年表現非常搶眼,體現出創新發展、轉型發展的積極成效,這也為全省經濟進一步做大做強,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從產業方面分析,“5+1”現代工業體系、“10+3”現代農業體系、“4+6”現代服務業體系都在加快培育。2019年,四川還有望誕生首個萬億元產業。同時,四川新增市場主體一直保持了較快增速,顯示出經濟發展的活躍度很高。

        張杰:我贊同“加速”的判斷,主要是基于對四川發展內外條件的認知。新年伊始,四川就收到一份“大禮包”:中央提出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可以肯定地說,這是四川在歷史交匯期迎來的重大戰略機遇。這些年,隨著中央實施“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發展,以及新時代西部大開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等戰略,四川的區位格局發生了很大變化。比如,四川提出要打造“內陸開放高地”,而這次“雙城經濟圈”的表述中,提出“打造內陸開放戰略高地”,多了兩個字,四川在全國開放大盤、經濟大盤中的地位明顯不一樣了。再加上這幾年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一些不通路的民族地區、邊遠山區,不僅通了路,還通了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發展也必然駛上“快車道”。

        建言

        保持“六穩”尋找經濟增長新動力源

        記者:經濟發展有其自身規律,但更取決于事在人為。對于怎么跨臺階,有沒有什么建議?

        張杰:面向未來,唯一確定的就是它的不確定性。首先,經濟下行的壓力仍在,全球經濟深度調整仍在進行。剛才提到四川在全國對外開放的大格局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同時也意味著,四川受全球經濟形勢的影響也會越來越直接和顯性。要站上新臺階,四川經濟需要保持更強的韌勁和穩定性。

        魯榮東:我贊同這樣的說法。對四川來說,當務之急就是持續穩步推進“六穩”。

        穩增長,穩投資很關鍵。四川全省基礎設施投資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30%以上,多措并舉保持投資穩定,對四川來說至關重要。我有幾個建議:一是要抓好“十四五”規劃編制的窗口期,爭取一些對四川未來發展起決定性作用的重大工程、重大項目,比如像天府國際機場這樣的“超級工程”;二是要用好逆周期調節工具,積極爭取地方政府專項債、企業債券和中央預算內投資等各類資金支持;三是發揮四川改革先行者的優勢,探索建立政府與其他參與者合理分擔風險和共享收益機制,提振市場信心與活力。

        還有一點,就是穩定就業。2019年全省就業態勢總體穩定,但隱形壓力也逐漸凸顯,高校畢業生、考研人數創新高,失業時長超過6個月的人數占比有上升。解決就業問題,最終還是要回歸實體經濟本身,要繼續推動企業降本減負。我覺得有一點需要引起重視,就是下力氣研究提高降成本減負擔等優惠政策的“知曉率”和“到達率”,使其更易操作、更好落地,為穩定就業提供更有力保障。另外,還要順應就業變化趨勢,加快建立適應網絡直播、網約車等新興業態發展的包容審慎監管機制和相關從業人員的社會保障制度等,拓展更大就業空間。

        記者:我們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伴隨經濟跨越發展,一些新的經濟形態、業態會異軍突起。

        張杰:這也是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區域發展總是相伴相生的。比如我們分析過去10年四川經濟發展的動力源,抓住機遇積極承接全球和東部發達地區產業轉移,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察視角。未來,影響四川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源”是什么?我覺得,應該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賦予成渝地區的“兩中心兩地”新使命中去尋找答案。去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與四川強化“南向開放”的發展思路不謀而合。通道建設是個基礎性工程,以此為契機優化產業布局,與南向地區和國家形成互補循環產業鏈,提升“四川造”的創新能力和附加值,四川就可能在新的區域發展中搶占先機。

        魯榮東:除了這些外部因素,一些內部變化也值得重視。當今時代,經濟增長正日益轉向更多依靠消費和服務業需求,服務業正逐漸成為主要產業形態,并逐漸成為帶動經濟轉型的主要動能、價值創造的重要源泉。需要看到的是,四川不僅是人口大省,有龐大的消費市場,更是整個西部地區的消費中心。因此,應該把服務業放在與制造業同等重要的位置加以研究,形成服務業與制造業并重的產業政策導向,推動制造業由生產型向服務型轉變。同時,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破解生活性服務業發展和市場需求不相適應問題,充分釋放服務業對經濟發展的推動潛力。

        從國資國企角度看

        改革破難 助力再上新臺階

        “助力全省經濟高質量發展再上新臺階,2020年四川國資國企的關鍵詞是‘改革破難’。”1月7日,省國資委主任徐進接受記者采訪時這樣表述。在四川經濟大盤中,國資國企分量舉足輕重。國有經濟生產總值、國有經濟固定資產投資、國有企業上繳稅費分別占了全省的30%、40%和50%,是當之無愧的“主力軍”。關注國資國企發展態勢,是觀察四川經濟一扇十分重要的“窗”。

        破“混改”難題

        加快組建百億元規模的國企混改基金

        記者:2020年有哪些新打算?徐進: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一直在密集研究、謀劃。目前來看,新打算基本都聚焦在改革破難。

        持續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權多元化改革依然是改革重點任務之一。2019年,省國資委出臺了《四川省國資委所出資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指引(試行)》,扎實推進8戶試點省屬二級及以下子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7月,首次通過四川國企混改信息發布平臺,線上線下推介了全省179個國企擬混改項目,創地方國企混改項目數量、引資額度、資產規模新高。截至2019年底,同步通過四川國企混改信息發布平臺,在全國32個省市產權交易機構發布混改項目累計254宗,廣泛征集意向合作方,實現成交44宗,交易金額約43億元。

        2020年,混改力度還將持續加大,全面深化。擬加快推進組建總規模100億元的國企混改基金,并以此為抓手,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手段推動實現省屬企業二級及以下企業層面混改常態化,優化國有資本結構,實現國企高質量發展。

        破同質化難題

        在省屬企業中合并同類項

        記者:除了混改,還要破哪些難題?徐進:由于多種原因,省屬企業在旅游康養、能源開發、環保水務等領域同質化問題比較突出,在做強做優主業上深挖不夠。為促進企業聚焦主業,全省成立了專門的金控、旅投集團等。2020年,省國資委將全力破解同質化難題,以市場化手段推動重組整合,在省屬企業中合并同類項。這樣也是為了能消除同質化帶來的惡性競爭,讓企業集中精力做強做優主業。今年,將結合“十四五”規劃的編制,對企業的主營業務進行優化調整。原則上,每個企業不超過三個主業。

        破盈利能力不強難題

        增強產業引領帶動力

        記者:省屬企業發展,盈利能力仍然不強。2020年,是否還有破題之舉?

        徐進:這個問題的產生有歷史客觀原因。截至2019年10月末,全省國有企業資產總額已突破11萬億元大關,4年連上4個萬億臺階,但相比資產規模,盈利能力不能算強。資本金注入不足是一個重要原因。省內某建筑企業一年銷售收入超過500億元,但其資本金不足10億元,利潤絕大部分還了貸款利息。

        補足省屬企業資本金,我們希望在下一步能有所破題。一方面,希望能為一些成長態勢較好的企業適當增加注冊資本金,同時也要探索用增量部分來補充投入,探索運用基金、債券以及多樣化的資產證券化產品,來解決錢的問題。此外,推動全省經濟再上新臺階,國資國企還要強化對全省支柱產業的引領。目前,全省國企在“5+ 1”現代工業產業形成資產約2萬多億元。如何用好這些資產?值得創新探索。

        全力打通高鐵進出川大通道,四川未來5年建成及在建高鐵里程將達到2300公里以上,相當于現有里程的3倍以上。前不久,省國資委牽頭引導中鐵二院、中車成都等13家在川央企和省、市國企“抱團”,合力打造“四川造”軌道交通品牌。聚焦推動區塊鏈等數字經濟產業發展,我們還將整合移動、電信、聯通等在川央企力量,聯合四川發展等地方國企,共商共建區塊鏈等數字經濟產業生態。近期將重點推動建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國有企業產權交易平臺,以示范項目促進生態的形成。本欄撰稿 記者 朱雪黎

      作者簡介

      姓名:朱雪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