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a72x"></acronym>
<tr id="aa72x"></tr>
<strike id="aa72x"><menu id="aa72x"><span id="aa72x"></span></menu></strike>

<pre id="aa72x"><cite id="aa72x"></cite></pre>

<strike id="aa72x"></strike>

<li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li><pre id="aa72x"><menu id="aa72x"><track id="aa72x"></track></menu></pre>

  • <pre id="aa72x"><menu id="aa72x"></menu></pre>
  • <li id="aa72x"><menu id="aa72x"></menu></li>
  • <button id="aa72x"><menu id="aa72x"></menu></button><d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del>
    <tr id="aa72x"><menuitem id="aa72x"></menuitem></tr>

      <label id="aa72x"><address id="aa72x"><s id="aa72x"></s></address></label>

       首頁 >> 當代中國 >> 研究園地 >> 社會
      極寒中,他們守護著“雪國列車”
      2020年01月19日 14:50 來源:新華社 作者:張鐸 王松 強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華社哈爾濱1月18日電(記者張鐸 王松 強勇)1月17日,農歷小年,張猛像往常一樣,一大早冒著接近零下40攝氏度的低溫,從位于漠河市區的宿舍出發,來到漠河火車站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過了這一天,就意味著開啟了“春節時間”。但張猛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天的特殊性。對他而言,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作日。

        張猛今年23歲,去年9月從吉林鐵道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來到漠河火車站工作,目前是哈爾濱鐵路局加格達奇車務段漠河車站的一位列車連結員。

        今年,是他參加工作后經歷的第一個春運。

        “我之前從沒來過漠河,只知道這里特別冷。”張猛說,“來了以后,每天都在戶外工作,感覺比想象中還要冷。”

        作為列車連結員,張猛需要在鐵軌旁邊工作,對列車進行編組、拆分、檢查,協助列車司機調整停靠軌道等。

        “列車連結員是一個高危職業。”漠河火車站副站長尚志剛說,“他們每天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鋼鐵和石頭,稍不注意,就會受傷。”

        上午8點30分左右,接到上級調度部門通知,張猛需要和班組同事一道,將停靠在站臺邊的一輛列車移到另外一條軌道上,為即將進站的列車騰出空間。

        手套、帽子、棉圍脖、大頭靴、棉衣、棉褲,出發前,他們先穿戴好這些“裝備”,將自己里三層外三層地包起來,除了眼睛之外,身上不能有一寸皮膚裸露在外,“否則很快就會被凍傷。”

        隨后,張猛又將安全繩、信號燈、緊急剎車閘、強光手電筒等裝備掛在腰間,與同事一起奔赴站臺。

        他跳上車頭,用安全繩將自己掛在車廂側面,向外探出小半個身子,一手扶著欄桿,一手拿著對講機與司機、在列車尾部的同事保持聯系。

        “內燃機車的全部動力都在火車頭,這一趟任務要求司機從前向后行車,將列車反推到另一條鐵軌上。”張猛介紹道,“和汽車不同,火車倒車時,司機看不到后面,全靠掛在車頭外的連結員向司機傳遞信號,告訴他們加速、減速和剎車。”

        列車到達指定位置后,張猛又跳下列車,來到鐵軌旁檢查車頭與車廂的連結狀況,確認沒有問題才回到了站臺上。

        當時氣溫為零下30攝氏度左右,“一波操作”下來,張猛已是滿頭大汗,帽子和圍脖上結了一層冰霜,流在眼睫毛上的汗還來不及擦,結成了一塊塊小冰粒。

        來不及喝水,他和同事又上了一列貨運列車的車頭,向站臺后的煤廠開去。這次任務要求他們先協助司機將一列裝滿煤炭的列車推至卸貨點,然后將機車與車廂分離,再將機車連結到這列火車的另一端。

        站在車頭,四處白雪皚皚,冷風迎面吹來,“站一會兒,渾身就凍透了。”他告訴記者,“但這還不是最難熬的,值夜班時,凌晨出任務,不管穿多厚,身體都會被凍僵。”

        “可以加速、注意剎車……”他一邊觀察鐵軌周圍情況,一邊提醒司機。列車到達預定位置,完成車輛分離后,張猛又沿著車廂側面的圍欄,爬到兩列車廂之間,用安全繩固定好身體,使勁轉動車廂頂部的止動閥門,以確保列車穩定停靠。

        “擰閥門很累,因為它經常被凍住,有時一下擰不動,就得連續使勁,如果還不行,就得兩個人一起擰。”張猛說。

        接近上午11點,張猛和同事正式收工,回到宿舍后,趕快將已經凍在了一起的帽子和圍脖撕下來,和手套、襪子一起放在暖氣片上。

        按照計劃,他們下午還要完成兩到三次任務。

        “嚴格按照標準,做好本職工作,保障列車安全。”張猛這樣評價自己的工作,“快過年了,我也想家,但是工作期間絕不能分神,必須一心一意,列車安全就在我們的肩頭。”

        戶外寒風刺骨,候車室里卻暖意融融,“雖然外面非常冷,但我們保證候車室的溫度在20攝氏度以上。”尚志剛說,“還為旅客提供了24小時熱水、手機充電等服務,一切都是為了讓旅客舒心出行,順利到家,過個好年。”

        再過幾天,張猛將踏上回家的列車,與父母短暫相聚,也許那輛車,就是他和同事們親手連結并檢查過的。

        今年春節,尚志剛要在車站值班,依然不能回家與妻子和女兒團聚。

      作者簡介

      姓名:張鐸 王松 強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东京热影院,东京热免费,东京热视频